棋牌记牌器

棋牌记牌器

当前位置: 主页 > 够级扑克游戏下载 >

也称“小王”)、“小二”、“帽”(a)、k、q、j、10、9、8、7、6、5、4

棋牌记牌器 时间:2019年10月26日 18:14

  “够级”起源于青岛市李沧区的沧口广场。大约1962年到1963年夏天,在广场南门内路东的几棵白杨树下,经常有数十名闲暇人聚在一起打扑克。他们多为业余时间前来消闲的工人,采用方法多为“打百分”或“争上游”,因后者简单易学,人数又不限,故逐渐推广。牌面级别高低即由此产生,即“大画”(司令,也称“大王”)、“小画”(副司令,也称“小王”)、“小二”、“帽”(a)、k、q、j、10、9、8、7、6、5、4、3。决定胜负的标准是以参赛者出完手中牌的先后论,先出完牌者为赢家,称之为“头科”,最后的落伍者被称之谓“落(la)科”。因为大家争相突围,所以这种扑克的打法起初名为“打落科”。为了出牌方便,使执局者手中的牌能够形成有效的集团优势,可以以同样的牌组合在一起进行拦截或攻击,这就为“够级”奠定了基础。后来,加入游戏的人员数量也从开始的不定约定为6个,所用的扑克也从一副增加到了4副,并以此固定下来,这就形成了目前“够级”基本的格局。人员的这种组合形式也叫“联邦”,于是这种打扑克方法也叫“打联邦”。在战术思想上,牌局以单纯的突围改为攻击自己的主要对手——“对门”,条件是执局者所拥有同样点数的扑克牌凑够一定的数量时才能向对门发起攻击或进行还击,也就是说只有手中的牌达到了一定的“级”才能够有效地投入战斗,于是就定名为“打‘够级’”了。

  出牌出牌顺序如同“争上游”,即逆时针;手中牌的牌序也是以“3”为最小,以次递升为“4、5、6、7、8、9、10、j、q、k、a、2、‘小画’(副司令)、‘大画’(正司令)。”可以以单枚出牌,也可以以同样数码牌的复数出牌,花色不论。以首发牌者出的数字为基数,下家顺势递增。如首发牌者出5个“3”,下家必须出5个“4”或“4”以上的牌方能压住上家,后边以次类推。以没人再压住者夺得下一轮发牌权。如果出牌者在出复数牌时凑不起牌来,也可以用自己的小“2”来顶替所要出的点数的牌,如上家出了5个“7”,而此时你手头只有4个“8”,这时可以用一个“2”来顶替那个欠缺的“8”,“2”的功能就此降低为“8”了。如果你用“小画”来代替那个“8”,这就算“够级”了,这时,只有对门可以进行还击,别人只能坐壁上观。如果被攻击者用4个“9”或更大的数再加上个“大画”,他就夺得了发牌权。如果是“10”,就算“够级”了,还击的权利就只限于他的“对门”了。

  “够级”“够级”是这种扑克打法的核心部分。所谓“够级”的实质,就是限定于只有“对门”可以还击,其他“联邦者”处于休战状态。“够级”的标准是,5个“10”,4个“j”,3个“q”,一对“k”,一个“2”、一对“a”、一个“小画”、一个“大画”。难以凑成“够级”队伍的牌只能投入零星的战斗战斗力自然很弱,如果配以“2”、“小画”或“大画”,同样也可以发挥“够级”的作用。

  进贡一局下来,表示“够级”的胜败方式是“进贡”和“收礼”,大“落科”(第一输家)要向“头科”(第一赢家)贡自己在下一局中所摸到最高点数的牌两张,小“落科”(第二输家)要向“二科”(第二赢家)贡自己在下一局中所摸的最高点数的牌一张。如果被打了“点”,还要加一张;如果“联邦”的三个执局者都被对方打了“点”,这叫“串三户”,则不管个人的名次如何,一律给自己的“对门”只进贡一张牌;如果形成“联邦”的团体连续三次被对立的“联邦”团体“串”了“三户”,则重新开牌,既往不咎。

  记分团体记分方法比较简单,获得一张进贡牌就是赢得二分,为对方“联邦”进贡一张牌就是输掉二分,此分数只以当局为限,以后不累计。赢了自己对门的分数可以单独计算,以自己历局所赢的总数累计。上世纪70年代曾流行输家向对门报所输掉分数的仪式,具体做法是在下一局赢家摸首张牌时向对门提出要求,输家必须作答,否则赢家将以不摸牌相要挟,以示称雄的尊严。

  放科有意识地让“头科”、“二科”先出局,让他们赢得接受贡品和权利。这有两种情况,一是本“联邦”的伙伴为了团体的胜利,故意创造条件让自己人先抢出“头科”和“二科”;一是对手“联邦”的势力格外强大,其中有人的牌特别好,“够级”牌非常多。而他的对门的势力又很弱,若与之决战代价太高,于是决定让他不断地获得发牌权,对门有意识地避战让他先出局,以便集中兵力对付其它较弱的对手,人们俏皮地称此为“放鬼子出城”。这种战术上的让步往往可以保证战略上的优势,取得总分上的胜利。

  “户”与“串户”户有两义。第一是牌的数量,一户就是一张牌。如“对门”问道:“还有几户?”就是问对方手中还剩余几张牌;第二是出牌人的数量,一人是一户。如果势力强大者将对方的“联邦”两人陷于困境,使其成为“大落科”和“小落科”,这就叫“串户”,也叫“串两户”,使其对方的“联邦”无一人幸免,统统被套牢,就叫“串三户”。

  抽筋所谓“联邦”,实际是一种邦联制,各执局方都有自己的独立性。“联邦”内的同志在同一局牌中有输有赢,也应进贡,如果赢者真的接收了,叫“抽筋”,这是一种很不光彩的自食同胞行为。有人为了能够在下一局中抢头科享受晋贡,硬是要接收这种战利品,为了粉饰自己,他往往称此为“抽筋教育”。有时,上一轮的输家在摸起牌来后一看仍然很弱,不足以对大局形成影响,为了集中兵力打歼灭战,同“联邦”的赢家也可以接收他的晋贡,使自己在此一局中先抢出“头科”,保障同“联邦”的同志打了“落科”后不再向对方晋贡,从而增强自己的整体势力,这是从战略上考虑的。

  “够级”形成后,首先传入沧口地区的工厂。沧口地区是青岛市的现代工业基地,人员在市内的流动性很大,在青岛素有“南宿北工”之称,“够级”扑克牌的打法随着产业工人传到市属各区。同时,在规则上也有了一些改进。先是在市北区一带形成“看牌”,即同“联邦”的人在剩余小数量的牌时可以互相看牌,以求得统一协调力量的信息,但此项没有被普遍认可。在现在的李沧区惯用的是报数,即要求对门为自己报说手中所存牌的数量,如果对方的牌在十张之外,可以拒绝报数。另一个重要发展是20世纪90年代以后在李村地区兴起的“打点”,就是在一局中不允许让对方获得一次发牌权。这样,在牌局终了时,对方将为自己进贡一张牌。如果对方获得了一次发牌权,就叫“解点”。

  “够级”主体形式的形成主要是在“文革”中。当时,工厂停工,学校停课,文化生活十分贫乏,人们只好寄托于打扑克消磨光阴。扑克因其价廉比较容易获得,“够级”牌也以它简单易学而发展,而丰富,而被传开。在当时的社会条件下,各行各业都被人为地分为两派,这就是“联邦”得以形成的现实政治??础。两派之间的互相牵制、互相攻讦又提供了牌局效仿的基本理论基础。那种挂靠“大画”、“小画”与当时的一些组织和个人依附于某种权势是一致的,那种依靠“小二(儿)”打天下又与拉“红五类”入伙同出一辙。当然,人们也从群众造反和“”大轰大闹中受到了启发,在牌局中一群“小瘪三”同时出手,别人也奈何不了它。

  “够级”作为一种智力型体育活动至今还没有被列为国家承认的体育比赛项目,虽然有人出版过《“够级”大纲》之类书籍,但没有得到体育权威部门的认可。因为其摸牌时得牌的偶然性和出牌的不稳定性,攻防协调的各自独立性,不可能形成强制性的游戏规则。但在李沧地区,“够级”成为一种世俗的游戏。也正因为它有以上的不足或特点,所以它从来都不是赌博的工具,这又保持了“够级”的纯洁性。

也称“小王”)、“小二”、“帽”(a)、k、q、j、10、9、8、7、6、5、4的相关资料:
  本文标题:也称“小王”)、“小二”、“帽”(a)、k、q、j、10、9、8、7、6、5、4
  本文地址:http://www.thmaq.com/goujipukeyouxixiazai/10261632.html
  简介描述:够级起源于青岛市李沧区的沧口广场。大约1962年到1963年夏天,在广场南门内路东的几棵白杨树下,经常有数十名闲暇人聚在一起打扑克。他们多为业余时间前来消闲的工人,采用方法...
  文章标签:六人一副扑克牌游戏
  您可能还想阅读以下相关文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