棋牌记牌器

棋牌记牌器

当前位置: 主页 > 够级扑克游戏下载 >

还有玩得整夜不回家的

棋牌记牌器 时间:2019年10月26日 01:33

  午后的时光,走在青岛的大街小巷,除了能看到“红瓦绿树”的风景,或许还能发现那些围得里三层外三层的“够级场子”。够级,这项起源于青岛的牌类游戏如今已经走向了全国乃至世界 。而在这一张张小小的牌桌上,我们不仅能看到牌手们率真的嬉笑怒骂,更能感受到在钢筋水泥的都市中渐行渐远的市井风情。那么够级到底从何而来?它又是如何发展演变的呢?下面让我们一起来看看这个小小游戏背后的故事吧。

  “有人说够级起源于日本,我不赞成。因为我算是见证了够级这个游戏的发展过程,后来做了文化这块工作,就更关注这方面。我们有充足的人证、物证可以证明够级起源于青岛沧口,前两天我还去看过够级的发明人鞠老师和王老师,都是七八十岁的老先生了。”提到够级的起源,李沧区文化新闻出版局副局长钱宗武十分兴奋地说“沧口的人都以‘够级故乡’而骄傲”。

  根据1996年编修的《沧口区志》记载,够级产生于上世纪60年代初期的沧口广场。而生于1927年的鞠建秋则被认定是够级最早的创始人之一,年青时在沧口燃料公司工作的他回忆道:“够级就是‘够级别’的意思,其实‘文革’前我们几个人就玩,也谈不上发明,就是几个朋友没事凑在一块打牌,当时还有刘小本、王增光、李玉明、艾元科、任德高、邵忆。后来‘文革’开始,工厂也不正经上班,我们就玩得更多了。那时魏绍魁是国棉六厂的工人、邵忆是化工学院的老师、艾元科是铁路四方机车厂沧口分厂的工人、任德高是个理发师、刘小本没上班、王增光是国棉七厂的工人。”鞠建秋说够级大约是他们几个人1962年发明的一种扑克打法,之前他们一直玩“打百分”、“争上游”和“打落科”,因为加入的人越来越多,于是发明了可以六个人一起打的“够级”。

  “够级起源于沧口是有一定原因的,因为这里有产生这种娱乐方式的群众基础。”从事李沧文史研究的民俗学者李生德认为够级的发源地沧口西有沧口港,东有崂山和北有即墨为腹地,德国占领青岛后还在此修建了贯穿南北的胶济铁路,交通便利。到了1914年日本侵占青岛后,这里逐渐成为山东乃至整个华北地区重要的纺织和钢铁基地。新中国成立后,国家又投入大量资金在此进行重工业建设,使之成为了一个集纺织、钢铁、化工、汽车制造为一体的工业基地,让青岛形成了“北工南宿”人流现象,并催生一支庞大的“工人大军”。

  “任何棋牌游戏的产生都是有一定背景的。春秋战国时候,各国征战就有了围棋。刘邦项羽争天下后,就有了象棋。”李生德认为,上世纪60年代初,国家正处三年困难时期。过后,一方面农业歉收,食物短缺,另一方面工厂停工,工人失业。再加上当时沧口地区的娱乐场地和文化设施都很少,当时的沧口广场是唯一能够提供休闲娱乐的地方。而够级的具体规则又是在“文革”这个特殊的年代中逐渐细化并推广开来的

  “我们当时实行三班倒,每天下午2点就下班。然后工厂内部就开会,先开工作会,再开政治学习会,有时还要开批斗会。我们是工人不用开会,但也不能走,呆着没事,就开始玩牌。”生于1938年的王增光是7位够级创始人中年龄最小的一位,“文革”开始时,他已是国棉七厂的工人。当时工厂处于半停工状态,无事可做的他们只有借助打扑克来消磨光阴。而在期间,沧口广场一直处于政治风暴之中,经常举行大规模的批斗会,反倒是广场边上那些树荫下成了远离政治的“世外桃源”。

  虽然王增光等人并不愿意介入到那些他也“闹不明白的批斗会”中,但他们创立的够级在流传过程中还是打上了时代的烙印。“后来演变出很多东西,都是有由头的。比如那种挂靠‘大虎(扑克牌中的大王牌)’、‘小虎’是长期形成的封建意识和人身依附的现实表现,与当时一些人物投靠某种权势的心态是一致的。那种依靠‘小2’(扑克牌中的2,在够级游戏中可以替代其他牌)打天下又与拉‘红五类’子女入伙同出一辙。”李生德说。

  “我觉得够级的传播大致可以分成三个时期,先是通过工人、学生从沧口传到青岛各地。然后是随着知青上山下乡带到了全国各地,最后是改革开放后通过留学等方式带出了国门。”李生德说甚至在南极的冰雪世界中,也有够级竞赛在进行,因为南极考察的雪龙号经常从青岛出发。

  作为一个6个人用4副扑克进行的娱乐活动,与麻将和棋牌类相比,够级具有更好的团队合作与竞争趣味。“你说够级哪里好玩,我也说不出来,反正就是打得过瘾,痛快。”刚刚退休的青岛市工人文化宫主任宫格不仅热爱够级,还经常组织够级比赛。“你知道当年玩够级迷到什么程度吗?有两口子因为一桌牌闹离婚的,有亲爹和儿子打仗的,还有玩得整夜不回家的。这东西学着简单,但一打就上瘾。”宫格认为够级充分体现了山东人的豪气精神,“打牌也要讲团结,讲义气。而且你知道打够级很容易激动的,有句话说得好‘你这牌打得真烂,要是放在大庙山那边,早让老头一马扎给打死了。’。”

  其实对于够级爱好者来说,够级的魅力不仅在于“起花”时的愉悦,“争科”时的惬意,灭杀对头时的兴奋以及“烧牌”时的痛快淋漓,更在于在不断变化的牌局中“斗智斗勇”的乐趣李生德很希望够级能成为青岛休闲文化具体的代表之一,但他始终觉得够级本来就是个玩的事,是种娱乐方式,但需要人定下心来琢磨其中的意义,琢磨别人不去琢磨的事,才能发现别人发现不了的乐趣。

还有玩得整夜不回家的的相关资料:
  本文标题:还有玩得整夜不回家的
  本文地址:http://www.thmaq.com/goujipukeyouxixiazai/10261567.html
  简介描述:午后的时光,走在青岛的大街小巷,除了能看到红瓦绿树的风景,或许还能发现那些围得里三层外三层的够级场子。够级,这项起源于青岛的牌类游戏如今已经走向了全国乃至世界 。而...
  文章标签:青岛六人够级
  您可能还想阅读以下相关文章:
----------------------------------